越剧网

 

搜索
越剧网 论坛 越剧唱词 《碧玉簪》(金采风、陈少春版)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1-1-16 09:52 |显示全部帖子

《碧玉簪》(金采风、陈少春版)    

第一场 庆寿 定亲

李秀英:[白]爹爹、母亲在上,受女儿一拜。
李廷甫:[白]哈哈哈……儿啦,罢了,罢了,哈……
李 兴:[白]禀老爷、夫人,顾公子到。
李廷甫:噢。
顾文友:[白]姑爹、姑母请上,受小侄一拜,愿姑爹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李廷甫:[白]侄儿,罢了。哈哈哈……
李夫人:[白]儿啦!来见过你家表兄。
李秀英:[白]表兄,小妹有礼!
顾文友:[白]表妹,愚兄这厢还礼了!
李 兴:[白]王大人、王夫人与公子到!
李廷甫:[白]噢,王年兄来了,快请,快请。王年兄。
王 裕:李年兄!
李廷甫:[白]久闻贤侄是才高学广,意欲烦贤侄代作对联一副,不知肯俯允否?
王 裕:[白]哈哈哈,好好好。恭敬不如从命,我儿不免要在年伯面前献丑一番了!
李廷甫:[白]啊,哪里,哪里。侄儿来来来。哈哈哈……
春 香:[白]小姐,快来看。小姐,这副对联写得可好啊?恭喜小姐!
翠 环:[白]贺喜小姐!
李秀英:[白]喜什么?
翠 环:[白]小姐,老爷、夫人看中王公子才貌双全,已把小姐的终身许配他了,这副对联就是王公子写的。
李夫人:[白]儿啦,快来见过伯母!
李秀英:[白]伯母。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1-1-16 09:52 |显示全部帖子
第二场 报喜

李秀英:[唱]窗前灵鹊报喜讯,屈指吉日将来临。
王玉林:[唱]李公青眼配佳人,灯花报喜佳期近。

第三场 定计

顾文友:[唱]我有心栽花花不发,他无心插柳柳成荫。[白]我好恨哪,想我表妹即日就要出阁,我若不拆散他们这一段姻缘,如何能消得我心头之恨哪!孙媒婆,平日你诡计多端, 今日怎么连一个计策都想不出来吗?
孙媒婆:哎呀呀,顾公子啊,你不要怪我不肯出力,想那李秀英乃是天官府的千金小姐, 这事情要是办得不好,叫小妇人哪里担当得起呀!
顾文友:这你怕什么,一切有我担当!
孙媒婆:嗯?!

第四场 洞房

王玉林:[唱]呀,听谯楼已报三更鼓,我玉林洞房花烛小登科。见房中丫环已不在,我不免上前仔细看花容。喔唷,妙呀!果然是天姿国色容颜美,好似嫦娥离月宫!我玉林配得名门女,可算得三生姻缘今相逢,我有朝一日功名就,凤冠霞帔亲手送。
啊,娘子。
原来是一封书信“顾文友表兄亲启“,顾文友乃是她的表兄,这封书信怎会落在这里?待 我仔细一看,一枝玉簪!
文友表兄如面:自幼青梅竹马,兄妹情深谊厚。犹忆中秋一别,盛情常记心头。只盼月老牵媒,恩爱共偕白首。哪晓事违人愿,严命另配鸾俦。我虽嫁到王家,岂肯得新忘旧。玉簪一枝,聊表心意,藕断丝连,情意难丢,若问重会之期,满月回门聚首。李氏秀英裣衽百拜,裣衽百拜。
这难道是真的吗?他们是姑表兄妹,自幼青梅竹马,记得那天酒筵之上,顾文友面露不快之色,况且有这枝玉簪为凭。
[唱]好气也!我只道她是冰清玉洁名门女,谁知她是伤风败俗下贱女,李尚书呀李尚书!你枉为尚书少家教,我王门清白有名声,玉林人穷志不短,这奇耻大辱怎 能忍!我若与她去争吵,这丑事传扬辱门庭,倒不如我堂上禀告爹娘晓……
王 裕:哈哈……夫人啊,李亲家如此厚待我家,如今还保举我上京为官。夫人,我去京以后 ,你与玉林要好好看待媳妇呵。
陆 氏:哎呀,媳妇大娘有才有貌,老太婆欢喜还来不及呢!老爷,你尽管放心好哉!
王 裕:哈哈哈!
王玉林:[唱]我若进去禀告,犹恐伤了爹娘心。也罢!我暂妨怒气加书房,从此休论夫妻情。

李秀英:[唱]新房之中冷清清,为何不见新官人?想必他高厅之上伴亲友,想必他到父母堂前去受教训。想必他在筵席之上酒喝醉,想必他身有不爽欠安宁。我左思右想心不宁,耳听得谯楼报四更。
王玉林:[唱]想那日一纸寿联露才情,她父亲席前当面许婚姻。我只道尚书爱才择佳婿,谁知他安排巧计害玉林。怪不得十里红妆,良田三百,白银千两陪嫁厚,却原来他甘饵诱我把钩吞。似这般恶毒心计太可恨。看来朝,我功名成就,另娶淑女再配婚。
李秀英:更鼓频催良宵短,不觉得东方发白天已明。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1-1-16 09:53 |显示全部帖子
第五场 询婢

陆 氏:哈哈……我的媳妇大娘,有才有貌,有道有理,多少个贤惠,要是来年生个大胖儿子 ,老太婆是真正的高兴煞哉啦!啊呀,跑过去的小丫头好像是新媳妇房间里的春香末,春香!春香!
春 香:嗳?春香叩见老夫人!
陆 氏:省哉,省哉!春香,来!春香,老夫人倒要问问侬看啦。
春 香:老夫人,你要问我什么?
陆 氏:春香,奈小姐待姑爷好勿好啦?
春 香:小姐待姑爷末当然是好的。
陆 氏:好的,那么姑爷待小姐呢?
春 香:姑爷……姑爷待小姐末……
陆 氏:小丫头,阴阳怪气,吞吞吐吐格,到底好不好啦,啊?
春 香:老夫人,不是我春香搬弄是非,姑爷待小姐可说不上好?
陆 氏:说不上好?
春 香:是呀,自从成婚以来,姑爷他,还没有上过楼呢!
陆 氏:啊!春香,听侬讲起来,他们小两口还没有同过房咯?
春 香:嗯。
陆 氏:哎呀!阿林呀,阿林呀!侬真是在昏头,侬去春香,侬去给我叫伊出来!
春 香:老夫人,书房里我不去!
陆 氏:那为啥不去?
春 香:老夫人,你不知道,方才我到书房里去请姑爷上楼,我还没有说几句话,他就骂起来 了,要是我再去请他,说不定他还要打我呢。
陆 氏:啊?还要打侬呢?
春 香:嗯。
陆 氏:小畜生,倒变得介凶哉。春香那侬上楼服侍小姐去。
春 香:噢。
陆 氏:哎,老太婆自家去叫!

第六场 二洞房

李秀英:春香,你好不懂事,怎么能去惊动婆婆呢?
春 香:小姐,姑爷他不肯上楼,你连夜不睡,如何经受得起?
李秀英:春香,你先去睡吧!
春 香:小姐不睡,我也不睡,我要陪伴小姐。
李秀英:春香……
春 香:小姐,老夫人同姑爷上楼来了。
李秀英:啊!陆 氏:去去去!哈哈……
李秀英:拜见婆婆。
陆 氏:好媳妇!起来,起来。
李秀英:官人。
王玉林:哼!
陆 氏:哎!读书,读书,读昏侬格头!去呀!去还个礼。哈哈……好媳妇,阿林是个书呆子 ,不懂道理,看在婆婆脸上,不要生气,格末阿婆要下去哉。
李秀英:媳妇送婆婆。
陆 氏:不要送,不要送,哎呀,阿林,侬做啥啦?
王玉林:孩儿相送母亲。
陆 氏:不要侬送,去去……!侬拨我坐冬,嘿……春香,来来来来。小畜生比我跑得还快,不错,让我关仔格门。
王玉林:母亲,你关门可不能上锁啊!
陆 氏:叫我关门不要上锁,嗳,侬倒是提醒我啦,嘿嘿……
王玉林:家有贤妻夫少祸,孝子贤孙积德多。
李秀英:[唱]官人他新婚燕尔心不欢,他欲言不语频叹息,难道他嫌我秀英容貌丑,我难与他才郎 配成婚?难道他嫌我陪嫁妆奁少?难道他另有意中人?我胡思乱想费猜疑,我还是上前去问官人。[白]官人,请用茶,[唱]官人哪,你心中有何不快的事,你可否与为妻说详细? 娘……娘呀!
陆 氏:房间里肃肃静,小两夫妻倒和睦哉,格末老太婆也好放心哉。
王玉林:母亲!
陆 氏:阿林,阿林!噢,我的阿林到底年纪轻,看见娘还怕难为情哪!嘿嘿,真是格,嘿 嘿……
李秀英:拜见婆婆。
陆 氏:媳妇大娘,起来,起来。嘿嘿……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1-1-16 09:53 |显示全部帖子
陆 氏:阿林啊,阿林!哎呀,阿林啊!今朝是媳妇大娘满月归门,侬为啥不换件衣裳。
王玉林:孩儿不去!
陆 氏:不去?为啥不去?
王玉林:这……没有扇子不去!
陆 氏:哈……
李秀英:春香,把房中沉香扇去拿来。
春 香:噢。
陆 氏:喏喏……扇子来哉,扇子来哉。喏,扇子拿去!
王玉林:扇子虽好,可惜骨子太轻!
陆 氏:喏喏喏,这个活畜生!介好一把扇子扯得百马粉碎。侬这个活畜生!侬不去,侬不去 算啦,我会叫媳妇大娘一个人回去的!媳妇大娘,阿林不去,侬一个人回去好哉,噢
李秀英:婆婆,官人不去,那媳妇我也不去了。
陆 氏:哎呀,媳妇大娘,李家只有侬一个女儿,满月回门不回去,害得奈娘要不放心格,阿婆作主,侬尽管回去好哉,娘家屋里厢蹲伊半年回来。噢,辰光不早,快点动身。
李秀英:婆婆,待媳妇写信一封,回禀母亲,改时再去。
陆 氏:好媳妇,阿婆作主,侬尽管放心好哉!春香,叫王甫备轿。去!
王玉林:“若问重会之期,满月回门聚首”。对了,这贱人今日回转娘家,分明是与顾文友有约在先,这……
王 甫:启禀老夫人,轿子备齐,请少夫人上轿。
王玉林:这一下岂不是得其所哉,倒便宜了这个贱人!

第七场 归宁

李 兴:启夫人,小姐回来了!
李夫人:啊,我儿回来了!
李秀英:春香,夫人跟前不许多言。
春 香:小姐……
李夫人:秀英!
李秀英:母亲!
李夫人:我儿!
李秀英:娘!
春 香:春香叩见夫人。
李夫人:罢了,啊,儿啊!为何不见玉林贤婿同来?
李秀英:啊,母亲!官人他与同窗好友会文去了,故而他没有来。噢,官人要我在母亲面前代为问安告罪。
李夫人:这也难怪,儿啊,一月不见,你瘦得多了啊,今日我儿回来了,为娘十分高兴,快随为娘进去吧!
李秀英:是!
李 兴:表少爷。
顾文友:哎,李兴,小姐回来了?
李 兴:回来了。
顾文友:姑爷呢?
李 兴:有事没有来。
顾文友:喔,小姐在什么地方?
李 兴:在后厅与夫人叙谈。
顾文友:好,去吧。
李 兴:是。
李夫人:[唱]儿啊,分别一月母女会,你因何不见笑容反悉眉?莫非我儿有难言隐,娘看你精神萎靡面憔悴!
李秀英:母亲,女儿我没有什么难言之瘾。
李夫人:[唱]莫不是年老婆婆亏待你?我儿也要能忍耐。
李秀英:母亲,婆婆待女儿是好的。
李夫人:[唱]莫不是你夫妻少恩爱?儿啊儿,娘家应该要说出来!
李秀英:[唱]母亲,那官人待我也不错,我们是形影相随不分开。
李夫人:春香,小姐嫁到王家,老夫人待小姐可好?
春 香:夫人,老夫人待人十分好。李夫人:那姑爷呢?春 香:姑爷他……
李夫人:嗯?
春 香:[唱]……也和蔼。
李夫人:既然如此,你小姐面容为何这样的消瘦?
春 香:这……啊,想是小姐初到王家,饮食不惯,起居不便的缘故。
李夫人:噢,为了饮食不惯,起居不便吗?
李秀英:母亲。
李夫人:儿啦,你此番回来,在娘身边多住几时,有为娘照顾,好好养息身体,噢!春香!春 香:夫人。李夫人:你到前厅吩咐开席去吧!
春 香:是,夫人。
李 兴:启禀夫人,姑爷差人前来求见小姐。
王 甫:公子命小人送来书信一封,请少夫人亲自拆阅。
李夫人:儿啊,想你刚到娘家,贤婿怎么就有书信来了!
李秀英:母亲,允女儿——[唱]拆书观看,上写着“函知李秀英 你今日回转娘家门 我要你原轿去原轿回 不许留宿到天明 如若今日不回来 你从此休想进王门!”
李夫人:儿啊,贤婿书信到来,为了何事?
李秀英:母亲……官人来信非别,因婆婆年老,无人侍奉,官人读书要我作伴,故而叫女儿随轿回去。
李夫人:哎,儿啊!你今日回来,多则几月,少则半月,哪有随轿回去之理。哦,待为娘写信 一封,叫贤婿也来同住就是了。
李秀英:母亲!啊,母亲,既是官人他有书信到来,想必家中定有要事。母亲,今日放女儿回去,改日再来侍奉娘亲。
李夫人:儿啊,你嫁到王家只有一月,难道只有你婆家,没有我娘家了吗?
李秀英:[唱]娘,并非女儿不孝顺,都只为官人在家将我等。我夫妻恩爱同作伴,送汤递茶我称他的心。
李夫人:[唱]哦,你夫妻恩爱娘高兴,只是你随轿回去不近情,秀英儿啊,你陪伴为娘住几日,我亲自送儿到王门。
李秀英:[唱]母亲,你今日放儿回家去,我改日再来望娘亲。
李夫人:哎,哪有女儿满月回家,当日回去的道理,要是被乡邻知道了,不说你女儿的不孝,要怪为娘的不好啊![唱]唉!为娘只留你住一宿,明日我一早送儿回家门。
李秀英:母亲……母亲,你既然要放女儿回去,又何必再要留女儿住宿一宵呢?
李夫人:如此说来,为娘连留你一宵都留你不住?
李秀英:母亲,女儿今日不回,只恐夫妻失和……
李夫人:噢,留你一宵,就要害你夫妻失和……
李秀英:不!不!
李夫人:如此说来,你一定要回去?倘若为娘今日病死在床上……
李秀英:母亲!
李夫人:难道你……你也要回去不成?
李秀英:母亲,娘!娘啊……[唱]女儿是娘亲生来娘亲养,有长有短总好商量,女儿若有事做错,娘啊,你也肯来原谅。女儿嫁到王家只一月,那婆婆虽好怎比得堂上我亲生娘,我夫妻虽然也恩爱,怎比得亲娘你能知儿痛痒,夫妻失和儿受苦,还要怪你娘亲少教养。 娘啊娘你今日放儿回家去,到来日,我双双对对来望你亲娘!
李夫人:儿啊。非是为娘不肯放你回去。你可知道,自从你嫁到王家,把为娘想得好苦啊,儿啊!
李秀英:娘!
李夫人:[唱]为娘养儿十八春,母女相伴不离分,自从我儿出嫁后,娘在家中冷清清!好容易盼得我儿满月归,谁知你养育之恩忘干净。我留你一宵都留不住,叫娘痛心不痛心!
李秀英:[唱]娘啊!你今日放儿回家去,我日后再来报娘恩!
李夫人:为娘说了半天,你还是要回去?
李秀英:我……春香,打轿!
春 香:小姐,我们不要回去吧!
李秀英:打轿。
李夫人:也罢!你要回去任凭你回去,譬如为娘当初不生……
李秀英:母亲!
李夫人:当初不养!你……你就回去吧!
李秀英:母亲,这都是女儿的不孝,母亲请上,女儿拜别。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1-1-16 09:53 |显示全部帖子
王玉林:我要她原轿而去,原轿而回。如今看来是得其所哉,不回来了。那我就写下休书一封 ,把她休了。嘿……
王 甫:启禀老夫人,少夫人回来了。
王玉林:啊?她怎么竟然回来了?母亲。
陆 氏:媳妇大娘回来哉,上楼去!
王玉林:孩儿不去
陆 氏:活畜生!做娘叫侬和媳妇一同回去,侬不去,伊回来哉,侬又写信叫伊回来。伊回来哉!侬又不肯上楼,侬到底为啥?侬讲?
王玉林:孩儿读书要紧。
陆 氏:读书,读书,道理不懂,还读啥个书。去!娘陪侬上楼,到媳妇面前去陪个道理。
王玉林:孩儿不去!
陆 氏:啊!侬个活畜生!屋里厢由侬作主,还是由我作主?侬到底去不去?
王玉林:母亲。
陆 氏:去!
王玉林:母亲。

第八场 三盖衣

王玉林:[唱]母亲她其中情由不明白,她定要拉我上楼来!今日她回转娘家去,她二人是有约在先私情会,我以为她定在娘家住一宿,我就可以一封休书将她退!谁知她原轿去又 原轿回,倒使我留难留来退难退!
贱人呀贱人!像你这样不贤不德下贱女,有何面目到王家来。我今夜再忍雷霆怒,坐等天明下楼台。
李秀英:呀![唱]谯楼打罢二更鼓,官人他独坐一旁不理我,我自从嫁到王家有一月多,真好比口吃黄莲我心里苦。那婆婆拉他上楼来,总指望我们夫妻从此可和睦,谁知他怒气冲冲独自坐,他是不理不睬亚摆布,我不明不白受委屈。可怜我有满腹腔的委屈向谁诉?枉费了婆婆一片心,看起来今世夫妻难和睦!
耳听得谯楼打三更,夜已深, 那人已静,见那冤家他身上的衣衫多单薄,他今夜岂非要受寒冷,我若是叫他去安寝,那冤家是定不见好意他反见恨。要是他受了风寒成了病,叫秀英如何能安心。
有了!我还是取衣与他盖,免得我官人他受寒冷,我战战兢兢将衣盖,那冤家平日见我像仇人,吓得我不敢去近身。想秀英并未待错他,他为何见我像眼中钉?像他这种负心汉,我还有什么夫妻的情!我不顾冤家自安睡。
想起了婆婆老大人,冤家他枉读诗书理不明,那婆婆她待我像亲生,更何况那王门唯有他单丁子,若冻坏了官人,要急死了婆婆老大人,我还是拿衣与他盖……
想起往事心头恨,[白]想我秀英自从嫁到王家,一向礼仪周到,并无过错,谁知道这冤家他无缘无故竟将我当作仇人,想今日乃是我满月之期,理该回转娘家母女团聚,这冤家他不知道安下了什么心计,他要我原轿而去,原轿而回,害得我母女痛哭而别。冤家呀冤家![唱]世界上哪有你…… 你……你这样不通情理啊!我爹娘爱我似珍宝,这冤家他当我路边草!他竟这样对待我,我任凭这冤家他冻一宵!我还是将衣衫藏笼箱……
猛想起于归之期娘训教![白]想我出嫁之时,我母亲她再三的教导,到了王家要孝顺公婆,敬重丈夫。想今夜天气寒 冷,我若不与他盖衣,倘被旁人知道,要骂我秀英礼仪不周,还要怪我父母养女不教!
[唱]爹娘啊爹娘!你叫女儿如何是好?娘啊!难进难退我李秀英,今夜叫我如何好?娘啊,娘啊!曾记得那日爹爹做大寿,母亲你上楼喜讯报,说道是已将女儿终生许,是郎才女貌结鸾交。说玉林这也好他那也好,说玉林貌也好他才也高。我是口不应声心欢笑,但只望洞房花烛早日到,谁知道进了王家事颠倒,我夫妻似仇情义少,自出娘胎十八载,这样的苦处我是受不了。啊天哪!还是我爹娘错配婚?还是我秀英 命不好?爹……
啊!忽听得谯楼打四更,见冤家他浑身颤抖他……受寒冷,我若不将衣衫盖,他如何坐等到天明。冤家呀,你虽没有夫妻情,我秀英待你是真心,我手持衣衫上前去……
盖罢衣衫心安宁。

王玉林:醒来!醒来!
李秀英:官人!
王玉林:我来问你,这件衣衫是你替我盖着的?
李秀英:啊,是啊,是我盖的。
王玉林:盖得好,上来有话。
李秀英:官人!
王玉林:贱人呀贱人!你把女人衣衫盖在我的身上,要想害我一世功名不得成就,你好狠的心 肠!
春 香:小姐!
陆 氏:阿林!
春 香:小姐!
李秀英:婆婆!
陆 氏:媳妇!
李秀英:啊……

第九场 探女

陆 氏:快去拜见岳母。啊!
王玉林:拜见伯母。
陆 氏:哎呀!
李夫人:小畜生!我女儿许配与你,难道连一声岳母还怕我受当不起吗?
王玉林:哼!李夫人:我来问你,我女儿嫁到你家,有何过错,你竟敢打她,你要还我一个道理!
王玉林:哈哈……要还道理?问这贱人自己!李
夫人:你……你竟敢当我面骂她?!
王玉林:打都打得,骂又何妨?
李夫人:有我在此,量你也不敢!
王玉林:那我就……
陆 氏:畜生!
李秀英:母亲……
李夫人:秀英,儿呀!你瞒得我为娘好苦。自从你嫁到王家,受玉林如此凌辱,今日被娘亲眼 看见,怎不叫为娘痛……痛心!儿呀!你快随为娘回去了吧!
李秀英:母亲!
陆 氏:哎呀,亲母!
李秀英:母亲,娘啊!要是女儿随娘回去,倘被旁人知道,叫女儿以后如何做人啊!
李夫人:既然如此,待为娘修书一封,叫你爹爹回来,定要与这畜生评理!
李秀英:母亲,爹爹好好在京为官,你千万不能惊动于他。
陆 氏:是啊,亲母!
李夫人:为娘自有道理,春香!
春 香:夫人。
李夫人:你要好好服侍小姐。
春 香:是!
陆 氏:亲母!
李夫人:来人,备轿!
李秀英:母亲……
陆 氏:唉呀呀,看样子我格份人家要拆脱哉啦。

第十场 夜归

李廷甫:左右!
众 兵:有!
李廷甫:[唱]与我加紧趱上也!快马加鞭把路直,我不分昼夜回家园,只为李兴把信传,我夫人在 家身不安,她说道早回三日能相见,我迟回三日难团圆。[白]因此我奏明圣上,连夜出京,马不停蹄,左右!
众 兵:有!
李廷甫:[唱]切莫停留回家转!
李廷甫:夫人,下官闻得夫人身有重病,我连夜赶回,怎么你见了下官这样怒气冲冲,却是为 何?李
夫人:当初都是你配下这门害人的亲事,自从女儿嫁到王家,被玉林威逼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你还不快到王家与我去领尸回来。
李廷甫:此话是真的?
李夫人:我难道还会捏造不成!
李廷甫:我女儿被王玉林如此凌辱,我难道罢了不成。李兴!
李 兴:在!
李廷甫:与我打道王府!
李 兴:是!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1-1-16 09:53 |显示全部帖子
第十一场 对书明冤

陆 氏:快去拜见岳父,去啊!亲家公,阿林来了。
王玉林:拜见伯父。
李廷甫:口称伯父,你是何人?
王玉林:王玉林!
李廷甫:王玉林!嘿嘿嘿!只为当初我爱你才貌,才将女儿许配与你,有哪一点待亏了你,难道连一声岳父你都叫不得吗?
王玉林:嘿,养女不教,就怕当不起这个称呼!
李廷甫:畜生!你将我女儿无故凌辱,如今胆敢口出狂言,她到底有何过错,你须要还我个道理!
王玉林:要还道理不难,你先带女回府。
李廷甫:带女回府?嘿!我带她回去难道会养她不过老吗?
王玉林:嘿嘿嘿!慢说是养她过老,就是把她另许豪门,我王玉林决无异言!
春 香:小姐!
陆 氏:媳妇!
李廷甫:啊!你……你与我写休书过来!
王玉林:待我写来。
陆 氏:慢慢交,做娘不开口,侬敢!亲家!
李廷甫:想我女儿乃是名门之女,岂容你要娶就娶,要退就退。如今你还清道理便罢,要是还不清道理,嘿嘿,我岂肯饶你!
王玉林:好,你去看来。
李廷甫:”文友表兄“?秀英,过来!小贱人!你竟敢做出这样伤风败俗之事,我今天容你不 得!
陆 氏:慢慢交,亲家公,你为官之人,阿懂得三从四德?
李廷甫:岂有不晓!
陆 氏:在家?
李廷甫:从父!
陆 氏:出嫁?
李廷甫:从……从夫!
陆 氏:却又来!侬给我坐咚!喏喏……媳妇大娘嫁到王家,有规有矩,有道有理,就算有啥事情做错,丑着王家,败着王家,轮侬不着打!轮侬不着杀!
李秀英:爹爹呀,女儿嫁到王家受尽王玉林如此的凌辱,指望爹爹回来,与女儿伸冤解仇,谁知道,谁知道爹爹开口就骂,举剑就杀!爹爹,女儿到底有何事做错,你总该说个明 白,女儿就是死,也要死得个瞑目啊!
李廷甫:你……你去看来!
陆 氏:媳妇,格是啥东西啊?
李秀英:啊呀!婆婆,这是一封情书
陆 氏:情书?媳妇大娘,你阿有得写过啊?
李秀英:婆婆,媳妇怎会做出这种无耻之事。
陆 氏:这哪能弄得清楚呢?
春 香:老夫人,是真是假可以对过笔迹!
陆 氏:嗳,好对笔迹的。春香,侬快点拿纸,笔,砚墨过来 ,好对笔迹格!老天菩萨,保 佑情书笔迹着介不同,不同,不同。
老太婆看看倒不同?亲家公,你看同不同?
李廷甫:哼!我看笔迹不同,你上人家的圈套哪!
王玉林:嘿嘿!情书是假,难道说碧玉簪也会假的不成?李廷甫:碧玉簪?李秀英:碧玉簪?
春 香:碧玉簪?
李秀英:春香。
春 香:小姐……
李廷甫:春香,大胆贱婢,难道是你在穿针引线?
春 香:啊呀,老爷,不是的,冤枉,冤枉!
陆 氏:春香,你仔细想想看,小姐东西是侬管格,胆子放大,有闲话尽管讲上去!春 香:老夫人!小姐出阁那天,是我与孙媒婆替小姐梳妆的,那枝玉簪我明明放在妆奁盒里 ,我也不知道怎么会落在姑爷手里。
陆 氏:哎呀!阿林呀!侬这枝玉簪从啥地方来格?
王玉林:那天花烛之夜,孩儿是从房门口拾得的。
陆 氏:花烛之夜从房门口拾得?花烛之夜门是我关的,只有春香,孙媒婆三个人,都呒没看 见,这倒是奇怪哉!
李廷甫:李兴
!李 兴:在职
李廷甫:与我立传孙媒婆来问话。
李 兴:是。
李廷甫:孙媒婆,你可认识这枝玉簪现这封书信吗?
孙媒婆:小妇人……不知情!不知情!
李廷甫:我问你认识不认识,不问你知情不知情!
孙媒婆:啊……这枝碧玉簪我认识,是你家小姐的,这封情书我不知情,噢,不认识,不认识
李廷甫:好一个大胆的孙媒婆,一封平常的书信,你如何一见,就知道它是一封情书,你还敢 说不知情吗?
孙媒婆:小妇人实在不知情,实在不知情!
李廷甫:招是不招?
孙媒婆:冤枉,冤枉!
李廷甫:你如果说不招……
孙媒婆:我招,我招!哎呀,这都是顾文友公子出的主意。只因他看中你家小姐,求亲不成,怀恨在心,叫我偷得你家小姐的碧玉簪,他写情书一封,叫我连同玉簪,投入新房之 中,有意让王公子拾着,好拆散这一段姻缘。老爷,这一切与小妇人无关,求大老爷 饶命,饶命!
王玉林:你……岳父!
李廷甫:把孙媒婆带下去!
李 兴:是!
孙媒婆:老爷,老爷……
李廷甫:秀英,儿呀!为父将你许配王家,想不到受玉林如此凌辱,为父几乎又冤屈了你,怎 不叫为父痛……秀英,儿呀!
李秀英:爹爹!
李廷甫:儿呀!你还是随为父回去了吧!
王玉林:母亲,母亲,母亲![唱]娘啊!
陆 氏:侬这个活畜生!噢,从前的辰光做娘的横问你,你不讲,竖问你,你不响。今朝一份 人家弄得七颠八倒,你倒来计饶哉,来不及哉!
王玉林:我好悔呀!
陆 氏:好悔,你有得悔啦!
王玉林:娘呀![唱]我悔不该一封情书假当真,屈煞我妻李秀英,我悔不该当初不听娘教训,几次盘问我不说明,我玉林空读圣贤书,竟做了不情不义人!娘呀,秀英若有长和短,你叫孩儿怎做人?还望娘亲来作主,从今后娘的言语句句听。
陆 氏:噢,侬从今朝起听娘的话哉,好格,站起来!
王玉林:多谢母亲。
陆 氏:阿林啊,今年是大比之年,你上京赶考去,要是有个功名成就,岳父母跟前也好有个交代,媳妇跟前赔个道理,夫妻还可以和睦。娘叫你上京赶考去,你去不去?
王玉林:是,孩儿遵命。
陆 氏:去末好格。快点进去整端行装!
王玉林:是!母亲,娘子病重,还望母亲多多照顾。
陆 氏:我有数,用不着你操心。
王玉林:多谢母亲。
陆 氏:唉!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1-1-16 09:53 |显示全部帖子
第十二场 送凤冠

王玉林:[唱]今朝得遂凌云志,好将凤冠送我妻。
夫人啊,劝妻休要将我怨,且听玉林来相劝,当 初是奸人设计陷害你,如今是水落石出已明冤,那媒婆下狱文友死,我是真心悔过赎前愆。夫人啊,过去之事休再提,请夫人快受官诰拉凤冠。
李秀英:[唱]你不要多言多语多相劝,害得我多思多想多辛酸!怪爹娘错选错许错配人,配了你这个负情负义负心汉!你不该不声不响不理睬,你为什么瞒书瞒信瞒玉簪?我主婢受苦受难受到今,害得我是哭爹哭娘哭伤肝!既然你是大富大贵的大状元,你就该娶一个美德美貌是美婵娟。
春 香:当初要是没有我家小姐替你盖上那件女人的衣衫,我看你呀,也中不了这个状元
李廷甫:你跪下则甚啊?起来!
王玉林:多谢岳父。
李廷甫:秀英儿啊!
李秀英:爹爹!
李廷甫:[唱]你莫记前仇莫记冤,且听为父言相劝,玉林高中已回头,你理该承受皇恩接凤冠。
李秀英:[唱]爹爹呀!那日庭前把婚退,气得爹爹肝肠断。此情此景在眼前,爹爹你,还会替他来送凤冠军
王玉林:岳母,岳母!
李夫人:你且起来!
王玉林:多谢岳母。
李夫人:你站在一边。
王玉林:是!
李夫人:儿啦![唱]难为他今日认错回心转,儿啊,你快收凤冠把霞帔穿!
李秀英:[唱]母亲,娘啊!恕儿不孝违母命,娘啊娘,难道你前番之事都忘完,他竟敢在娘亲面前要将儿打,他竟敢岳母不叫伯母唤,他是个恶毒丈夫儿不愿,管他状元不状元!
王玉林:爹爹!
王 裕:小畜生![唱]在家不听娘教训,贤德媳妇受屈冤。为父不管家中事,要劝求你娘去劝。
王玉林:啊,母亲,娘子不肯接受凤冠,还请母亲代去相劝。
陆 氏:阿林,媳妇大娘爷娘的闲话都不肯听,阿婆闲话也不会听哉,做娘不去倒霉。
王玉林;母亲,你去相劝,娘子一定会听的。
陆 氏:不去倒霉
王玉林:当真的不去?
陆 氏:不去末是格不去。
王玉林:唉,也罢![唱]母亲不肯去相劝,我中状元也枉然!孓然一声空嗟叹。
陆 氏:哎呀,阿林啊!你要做啥啦?
王玉林;[唱]我只有皈依三宝弃家园!
陆 氏:哎呀,我去,我去!和尚做不得的,我去倒倒霉看。
王玉林;多谢母亲!
陆 氏:嘿嘿!嘿嘿!嘿……媳妇大娘,[唱]我的心肝宝贝啊!
王玉林:娘子,母亲的话你可要听啊!
陆 氏:格末侬自家来送![唱]叫声媳妇我的肉,心肝肉啊呀宝贝肉,阿林是我格手心肉,媳妇大娘侬是我的手背肉!手心手背都是肉,老太婆舍不得奈两块肉!媳妇啊,你心宽宽气和和,贤德媳妇来听婆婆,阿林从前待亏你,难为伊今朝赔罪是来认错。侬看伊,跪到西来跪到东,膝踝头跪得是红火火!媳妇你三番不理伊,伊是状元不做要去和尚做 。格种就叫现世报啊,你贤良媳妇就有好结果。听从婆婆接凤冠,诰命夫人由侬做!
李秀英:[唱]婆婆啊,你是媳妇重生母,婆婆的恩德铭肺腑。夫妻不和世间有,唯有我是不明不白受折磨。我不原与他夫妻和,只好辜负你老婆婆!
陆 氏:[唱]媳妇侬是贤良方正第一个,福也大来量也大,千错万错是阿林错。我婆婆待你总不错,媳妇若不肯夫妻和,我养什么儿子还什么婆,媳妇啊,你卖个人情给婆婆,夫妻重欢琴瑟和。
李秀英:[唱]婆婆啊,我不愿与他夫妻和,我情愿提茶担汤来奉公婆。
陆 氏:[唱]你情愿提茶担汤来奉公婆,真是我贤慧的好媳妇。左右为难难煞我,[白]阿林啊,你若要夫妻和睦末,[唱]除非你状元跪地去认错。
王玉林:哎呀,母亲!孩儿乃是天子门生,万岁御笔亲批的新科状元,我怎能去向娘子下跪呀
陆 氏:啥个天子门生新科状元,老婆都要轮不着哉!去啊!
王玉林:这……母亲,这是使不得的。
陆 氏:哎呀,快去啊!
李廷甫:啊!好了,好了!贤婿起来。今日之事既往不咎,只要你们夫妻和睦,白首偕老,也 就是了!
王 裕:是呀,是呀!
李廷甫:哈哈…… 李秀英:[唱]这凤冠霞帔儿暂且收。
陆 氏:好的,好的。
李秀英:请公婆爹娘原谅我。
众 人:哈哈哈……

(完)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3-1-28 10:53 |显示全部帖子
谢谢上传!


发表回复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你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上传附件及转载文章时请注意辨别是否存在版权问题,以免引发法律纠纷,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服务,不承担网友因个人引发的法律纠纷而带来的相关责任。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