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剧网

 

搜索
越剧网 论坛 越剧唱词 《柳毅传书》(王文娟、陈少春版)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3-1-27 19:26 |显示全部帖子

《柳毅传书》(王文娟、陈少春版)  

龙女三娘 ———— 王文娟

柳      毅 ———— 陈少春
钱 塘  君 ———— 吴小楼
洞 庭  君 ———— 钱妙花
泾河小龙 ———— 陈佩君

锦      鳞 ———— 王佩珍
柳      母 ———— 周宝奎
梢     公 ———— 叶宏亮
小 龙 父 ———— 郑忠梅


第一场【虐女】小  龙(白)小贱人,
      (唱)胆敢一再冲撞我,
            看你**起风波。
            妄想爹娘偏护你,
            除非石烂海又枯
小龙父(白)夫妻又在争吵什么?
小  龙(白)父王啊,
     (唱)贱人仗势太不顾,
           在儿面前逞威武
三  娘(白)父王,
     (唱)儿夫他海上任意兴风浪,
           游荡水底真轻狂。
           儿媳好言把他劝,
           反将恶语对三娘
           今日回来又逞性,
           打得儿媳遍体伤,
           伏望父王训诫他
小  龙(唱)分明是花言巧语假装腔,
           适才公然将我骂,
           还有狂言骂父王,
           这等妖妇不整治,
           爹娘脸上也无光。
小龙父(白)贱婢,
      (唱)你龙宫生来龙宫长,
           就应该尊敬丈夫孝爹娘,
           却为何不守妇道耍骄性?
三  娘(唱)父王啊,儿媳是谨守妇道敬尊长,
           幼读诗书知礼仪,
           长听慈训学贤良,
           晨昏劝夫行正道,
           何敢谎言骗父王,
           父王若还不肯信,
           问过锦鳞便知详。
小  龙(白)住口
      (唱)你口善心苦谁不知,
            何用辩驳多言讲。
三  娘(唱)儿媳句句是实言,
            伏望父王作主张。
小龙父(唱)你在我面前敢如此,
            平日定是不贤良。
三  娘(唱)儿媳是一再受冤屈,
小龙父(白)呸
      (唱)休逞骄性卖疯狂,
            自古道敬夫如敬天,
            泾河哪容你乱纲常,
            快将她贬进冷宫去。
三  娘(唱)谁知他,父子同具恶心肠。
小龙父(白)拖下
三  娘(唱)冷宫将至王宫远,
            免得每日见魔王。
小  龙(唱)竟敢无恐犯尊严,
小龙父(唱)气得我龙须倒卷,怒火万丈!
小  龙(唱)拖下去剥去衣衫重重打。
小龙父(白)押下去,气死我也!
小  龙(白)父王,
      (唱)似这样不贤不孝叛逆女,
            棒下丧命也应当。
小龙父(白)儿啊,
      (唱)将她打入冷宫里,
            谅她不敢再逞强,
            若将三娘来打死,
            荆襄定然动刀枪。
            你可知,她叔父钱塘君,
            赫赫威名天下扬,
            我儿不可太任性。
小  龙(白)父王
      (唱)孩儿勇猛世无双,
            何惧洞庭一火龙?
小龙父(唱)为父自有好主张,
            快将贱人来带上。
小  龙(白)父王,究竟如何惩治于她?
小龙父(唱)罚她泾河去牧羊。
小  龙(白(众水卒, 快将贱人带上。
三  娘(唱)殿前又遭无情棒。
小  龙(唱)谅你也难活久长。
小龙父(白)贱婢!
      (唱)你还敢逞强不低头,
            罚你看羊苦低头。
            料你汲尽泾河水,
            难洗你今朝满面羞。
三  娘(白)锦鳞!
锦  鳞(白(公主!
三  娘(唱)想不到累你冷宫受折磨,
锦  鳞(白)公主,
      (唱)牧羊要比冷宫苦,
            日晒骄阳风雨打,
            那风霜劳碌你怎熬过?
三  娘(唱)牧羊虽受风霜苦,
            强似宫中伴莽夫。
锦  鳞(白)公主!
三  娘(白)锦鳞!
      (唱)今生恐难重相见,
锦  鳞(白)公主!
      (唱)你自己保重,要把苦难渡过。

第二场【牧羊】三  娘(唱)何日走完这崎岖路,
            泪如潮涨满泾河。
            思往日,忆当初,
            实指望乘龙佳婿琴瑟和;
            谁知他山鹰指爪蟒身躯,
            口喷龙泉猛如虎。
            何曾有半点夫妻情,
            反落得终朝雷霆怒;
            堂前翁姑又不省理,
            龙女贬作牧羊奴。
            人饥困倦路难行
            一阵阵头上风沙脸上土,
            脸上沙灰热泪洗,
            头发蓬乱冷风梳。
            泪眼昏花盼家乡
            爹娘呀!可知孩儿遭折磨!
      (白)这两个水卒鬼鬼祟祟,又至前山饮酒,我趁此写完这血泪家书。
      (唱)破裙上新泪旧痕早沾满,
            看来看去心更酸,
            前写血字已褪色,
            到如今提心吊胆未写完。
            几个手指都咬遍,
            手上血液快流干,
            流尽鲜血信要写
            无奈言多裙又短。
            家书虽短儿恨长,
            要把苦情禀椿萱。
            爹娘若能见此信,
            定然派人到泾川,
            接我重返洞庭宫,
            一家相聚庆团圆。
            但愿此信到洞庭
            写成此书有谁传?
      (白)想洞庭离此千里之遥,这两个水卒又看管严谨,还有何人能到此地啊……
      (唱)费尽心血成何用,
            家书写成心更苦,
            苍天何能将我怜。
            天上一阵鸿雁过,
            人道鸿雁能传书,
            望你从空降山坡。
      (白)鸿雁,鸿雁!
      (唱)无奈它高飞不停留…
            又只见几尾游鱼水上浮。
      (白)啊,游鱼,想你生长水底,定能怜念三娘,愿你将此书传入洞庭。
      (唱)水底鱼虾性情愚,
            摇头不顾入江湖。
            海上人间谁见怜?
            毅然能把三娘助。
            空对着万金家书泪如雨,
            爹娘呀!
            你迟来怕儿尸骨枯!
柳  毅(唱)客里愁多不记春,
            道旁已是柳条新;
            谁怜下第东归客,
            且到泾河访故人。
            行来已是泾川岸
三  娘(白)苦啊!
柳  毅(唱)掩面痛哭是何因?
      (白)见这牧羊女子,因何垂头落泪呀?待我前去问个明白。小娘子,小生拜揖。
三  娘(白)君子施礼为何?
柳  毅(白)请问小娘子,你因何在此啼哭?
三  娘(白)这……我与君子素不相识,何劳动问?
柳  毅(白)啊呀是啊,我与这小娘子素不相识,怎便交谈?哎,想我柳毅还是寻访旧友,借取盘费要紧。哎呀且住!我见这小娘子她愁眉双锁,看她又不像个牧羊之人,其中定有不平之事。我还是要问个明白。啊,小娘子,非是小生多口,因见你似有满腹委屈,未得倾诉!柳  毅(白)小娘子,你不妨将心中委屈,慢慢道来。若需小生排难解纷,定当鼎力相助。
三  娘(白)呀,这一君子,殷殷动问,言语之中,又颇能见义勇为。我自应将此满腹苦情,诚心相告……恐徒惹君子烦恼,难以相助于我。柳  毅(白)小娘子何出此言,患难相助,乃君子本色。你莫道小生是个文弱书生,却也能赴汤蹈火!
三  娘(白)君子之言,令人敬佩不已。
柳  毅(白)你快讲来!
三  娘(白)君子,你道这是什么?
柳  毅(白)羊群。
三  娘(白)此非人间之羊。
柳  毅(白)那是什么?
三  娘(白)乃泾河龙宫行雨的雨工。
柳  毅(白)怎么说是龙宫行雨的雨工?
三  娘(白)被泾河小龙贬罚为羊。
柳  毅(白)那小娘子你呢?
三  娘(白)君子,
      (唱)我不生在人间……
柳  毅(白)莫非生在天上?
三  娘(唱)也不在天上……
柳  毅(白)那你家住在哪里?
三  娘(唱)家住洞庭水中央。
            我名叫龙女三娘。
柳  毅(白)你既是龙女,因何不在龙宫享乐,却在这泾河岸上牧羊?
三  娘(唱)狠心夫婿失性狂,
            无端凌辱怎堪当,
            遍体鳞伤无完肤,
            公婆犹然责三娘。
            日间难得一餐粥,
            夜晚露宿伴羔羊;
            万般苦味尽尝遍,
            早晚此身葬泾阳。
柳  毅(白)好恨哪!
      (唱)公主遭此不白冤,
            顿教小生发冲冠,
            海底竟然无天日,
            苦害弱女为哪般?
            平生若有潜水日,
            定要问罪入龙潭!
            公主何不返洞庭?
三  娘(唱)此间有人严看管。
柳  毅(唱)就该禀知你爹娘,
三  娘(唱)苦无志士把书传!
柳  毅(唱)公主从速书信写,
            小生愿涉千里远。
三  娘(唱)萍水相逢怎敢扰?
柳  毅(唱)患难相助理当然。
三  娘(白)君子恩高义厚,三娘终身难报!
柳  毅(白)区区微劳,何必言报,你快快写来。
三  娘(白)书信我早就写好。
柳  毅(白)你快快拿来。
三  娘(白)君子——
柳  毅(白)血书……拿来,你还犹豫什么?
三  娘(唱)君子呀!
            此去洞庭路迢迢,
            山道崎岖费辛劳。
            水路险恶波涛急,
            君子恐难走此遭。
柳  毅(唱)登山涉水寻常事,
            公主莫为我心焦。
三  娘(唱)此间有人严看管,
            怕累君子性命抛。
柳  毅(唱)仗义传书何所惧,
            泾河不是一铁牢,
            小生星夜奔洞庭……
三  娘(唱)君子把书收藏好。
柳  毅(白)自应珍藏。
三  娘(白)啊,君子,你放在袖内,长途跋涉,万一失落了……
柳  毅(白)是呀,待我藏在袋内,万无一失。公主,小生我就此告辞了!
三  娘(白)君子,我家住在洞庭水底,你怎样入海?
柳  毅(白)这这这,啊呀,适才小生闻听公主之言,气血俱动。惟恨身无双翅,不能立时远飞!若去到洞庭,不能入海,岂不辜负公主的重托!
三  娘(白)既蒙君子允诺,三娘自有路径指引。
柳  毅(白)你快讲啊!
三  娘(白)那洞庭湖口,有一洞庭祠,祠前有一株金橙树,附近百姓都称它为社橘。
柳  毅(白)噢,有一金橙树,又名社橘。
三  娘(白)这里有金钗一支,你拿它叩树三下,那时自有人领你前去!
柳  毅(白)呀!当真如此?
三  娘(白)岂敢相骗!
柳  毅(白)如此甚好,小生记下了。
      (唱)凭此金钗击金橙,
            自有仙人把路引,
            何愁神凡不相通,
            哪惧洞庭万丈深!
            辞别公主把路赶……
三  娘(白)君子请转。
柳  毅(唱)还有何言细叮咛?
三  娘(唱)君子呀!
            此封家书血染成,
            投递全仗侠义人,
            君子府居住何处?
            请问尊姓与大名?
柳  毅(白)小生姓柳名毅,乃淮阴人氏。
三  娘(白)三娘永记不忘。
柳  毅(白)啊,公主,小生此去,倘遂公主之愿,他日洞庭相见,请勿回避呀。
三  娘(白)不但不避恩人,胜似至戚相待。
柳  毅(白)好!
      (唱)但愿洞庭重相见……
水  卒(白)什么人?讲!
柳  毅(唱)我落第东归返淮阴,
水  卒(白)淮阴?往淮阴怎么到泾河来了?
柳  毅(唱)只因为,迷失路途找人问。
三  娘(唱)问我我也说不清。(幕后合唱)愿君子平安到洞庭,
            发来神兵救囚人!

第三场【叩树】柳  毅(唱)枵腹诚挚赶路忙,
            一片苍波白茫茫,
            披星飞渡黄河口,
            戴月兼程越荆襄,
            千里跋涉抵洞庭,
船  夫(白)客官,今日风狂浪急,你还是到船舱里来吧。
柳  毅(白)无妨。
      (唱)前面似见一庙堂。
      (白)啊,船家,你看前面似有一古庙,这是什么地方?
船  夫(白)前面是洞庭祠。
柳  毅(白)噢。就是洞庭祠。你看,那一棵大树呢?
船  夫(白)是社橘。
柳  毅(白)啊?就是社橘。
船  夫(白)客官,我们洞庭湖边三岁孩童,也晓得这棵社橘,八月时节,社橘盛开,游人不断。此刻庙内人迹全无。
柳  毅(白)啊呀,好啊。
      (唱)几株社橘入云霄
            我月余来,为见此树苦奔劳。
船  夫(白)客官,为看社橘,奔波月余,那你为什么不打听打听,等八月前来?
柳  毅(白)船家呀!
      (唱)人在泾河命难保,
            时刻遥盼救援到,
            因此我日夜兼程奔洞庭,
            岂是为观赏社橘走此遭!
船  夫(白)呀,这社橘能治病?
柳  毅(白)不能治病。
船  夫(白)那你为何日夜赶来?
柳  毅(白)它却能救人哦。
船  夫(白)能救人?
柳  毅(白)船家你快摇啊。
船  夫(白)客官,我情愿船金不要,也不放你上岸。
柳  毅(白)你这是为些什么?
船  夫(白)客官,实不相瞒,适才你雇船之时,行色匆匆,如今见了社橘,看你狂欢大喜。明知社橘不能治病,竟说它能救人,我看你呀,定有缘故。你究竟为何到此呢?
柳  毅(白)我确是为救人而来!
船  夫(白)真的为了救人?
柳  毅(白)怎能谎骗于你!
船  夫(白)那么到底救的是谁呀?
柳  毅(白)与你说了,你也要害怕呀。
船  夫(白)哎,老汉自幼生长湖上,怕些什么?
柳  毅(白)船家呀。
      (唱)洞庭公主叫三娘,
            横遭暴虐在泾阳,
            我为她传书入洞庭。
船  夫(白)呀!你来此寻死?
柳  毅(白)洞庭传书!
船  夫(白)哎呀,你不要痴人说梦了。
      (唱)分明你听信邪言太荒唐。
            我看你不能求死成呆子,
            待我摇他转还乡。
柳  毅(唱)你一再纠缠理不当!
船  夫(唱)你可知湖水深数丈?
柳  毅(唱)纵然湖水万丈深,
            小生也要见龙王!
船  夫(唱)凡人怎能入海上,
            我看你不见龙王见阎王!
船  夫(白)风暴来了!客官,你当心!
柳  毅(唱)船儿江中波涛深,
            身随湖水任浮沉。
船  夫(白)你真是个书呆子,不知听了谁的鬼话,险些就丢了你的性命。待我去把船找回来,渡你回去。
柳  毅(唱)定然已做水底鬼
            此身何以在湖滨?
            金钗书信依然在,
            可惜是血迹斑斑字不清。
            待我赶快传书信,
            波涛滚滚心内惊。
柳  毅(白)见那龙女三娘危在旦夕,我还是传书要紧啊。
      (唱)此树莫非是金橙?
柳  毅(白)见那树后古庙,想必就是洞庭祠,待我前去叩树。
      (唱)但愿叩树有人应。夜  叉(白)呔!何方俗子,竟敢擅击金橙,惊扰龙宫!
柳  毅(白)我乃淮阴秀才柳毅。
夜  叉(白)到此何事?
柳  毅(白)打从泾河而来,执家书要面见你家大王。
夜  叉(白)莫非是公主托你前来?
柳  毅(白)正是受公主所托。
夜  叉(白)秀才所言是真?
柳  毅(白)句句是真。
夜  叉(白)你可有紧张?
柳  毅(白)这有什么紧张?
夜  叉(白)好,随我走!
柳  毅(白)且慢,小生生死,早已置之度外。只恐身入海底,毁了公主的万金家书!
夜  叉(白)秀才,由我劈水指路。

第四场【传书】夜  叉(白)报!有请大王!
洞庭君(唱)谁把海底灵机透,
            敢向祠前金橙叩。
            莫非儿归探双亲,
            此刻已抵鹦鹉洲?
夜  叉(白)叩见大王!
洞庭君(白)适才何人叩响金橙?
夜  叉(白)启禀大王,祠前击树之人,乃是淮阴秀才柳毅。
洞庭君(白)啊?他到此何事?
夜  叉(白)为公主下书而来。
洞庭君(白)他是凡人,怎么得与公主传书?且请他进来。
夜  叉(白)遵旨。有请柳秀才。
柳  毅(白)好一幅水底风景。大王在上,淮阴柳毅拜见,愿大王千岁!
洞庭君(白)先生请起,一旁看座。
柳  毅(白)告座。
洞庭君(白)水府幽深,寡人暗昧,先生涉险而来,有何见教?
柳  毅(白)小生下第东归,路过泾川岸边,偶遇贵公主,特为她下书而来。
洞庭君(白)确是为小女传书而来。累先生远道涉险,寡人感激万分!
柳  毅(白)步履之劳,何足称道。书信呈上!
洞庭君(白)啊?怎么写来血书一封?
柳  毅(白)请大王细看。
洞庭君(白)好气……气死我也!
      (唱)遣嫁我儿至泾川,
            指望泾湘永联欢。
            他竟敢如此逞横暴,
            残害公主气椿萱。
            小女如今何光景?
柳  毅(白)大王啊!
      (唱)公主她沦落岸上羊为伴,
            日无完衫遮体暖,
            夜宿羊圈晚风寒;
            饥时难有一餐粥,
            终日泪眼对泾川。
            遥盼大王早迎归……
洞庭君(唱)儿啊!
            肝肠寸断心悲惨!
            纷纷老泪洒胸前,
            我书信且交夫人看,
            我愁眉难展救儿策
龙  母(唱)我看罢血书心如刀穿,
            孽畜无故将儿害,
            眼睁睁我儿一命丧泾川,
            大王你从速救儿归,
            哎呀,儿啊……
(幕后合唱):哎呀,公主呀!
洞庭君(白)哎,不要放声大哭,若是惊动了钱塘君,那还了得!
柳  毅(白)大王何出此言?
洞庭君(白)先生有所不知,想舍弟性情鲁莽,此事若被他知晓,必然大兴干戈!
柳  毅(白)他若能救回公主,岂不是好?
钱塘君(白)可恼!
      (唱)忽听侄女作囚人,
            不由我怒火万丈升!
            挣断铁锁会兄长,
            谁是传书柳先生?
柳  毅(白)小生就是。
钱塘君(唱)我侄女遭贬可是真?
柳  毅(白)是真!
钱塘君(唱)可是那小龙逞野性?
柳  毅(白)不错。
钱塘君(白)可恼!
      (唱)孽畜你有何德能,
            胆敢恃强欺压人!
            休想泾川妄称霸,
            我立时要将你一扫平!
洞庭君(白)二弟,二弟!
洞庭君(白)哎呀!这便如何是好!内侍,快快传旨拦阻!
柳  毅(白)且慢,想令弟钱塘君兴仁义之师,救回公主,理所当然。大王因何拦阻!
洞庭君(白)我怕他要伤害生灵。
柳  毅(白)既然如此,何不派人赶上前去,一来助他声威,二来也好叫他留些分寸。
夜  叉(白)启禀大王,钱塘君一声吆喝,激动水国将士,随他纷纷杀奔泾河去了。
洞庭君(白)哎呀呀,事态越闹越大了!也罢,夜叉,命你赶奔泾河,嘱咐钱塘君,只要救回公主,不得伤害生灵。
夜  叉(白)遵旨!
柳  毅(白)这便才是!
洞庭君(白)唉!寡人也不得不如此了。

第五场【除孽】三  娘(唱)自从志士赴湘江,
            终日里引颈南天千回望。
            望断云山人不至,
            心意悬悬念爹娘。
            计日数程谅抵达,
            却为何不见叔父到泾阳?
            莫非是千里关山路途险,
            志士尚未抵潇湘?
            莫非是洞庭春潮波浪急,
            君子难以入海上?
            阵阵心火烧肝肠,
            尸骨难以返故乡!
            强支身体到山坡望……钱塘君(唱)烈火旗开军威壮,
            赤焰滚滚到泾阳。
三  娘(白)叔父!
钱塘君(唱)侄女你暂时忍悲泪,
            我不杀那贼子不还乡。
            孽畜乘云上苍天,
            我也要,追赶他到九重天上!钱塘君(白)到来何事?
夜  叉(白)大王有旨,望二大王接回公主,不要伤害生灵!
钱塘君(白)不要多讲!公主在此,命你接她回去。
夜  叉(白)是。
三  娘(白)且慢!想我身受贼子凌辱,承蒙叔父与众将闻讯前来,我岂能置身事外?待叔父擒捉那贼,一同回宫!
钱塘君(白)如此也好。夜叉,命你在此保护公主,
夜  叉(白)遵旨!
三  娘(唱)叔父誓师入泾阳,
            重重烟雾熏半江;
            经年积恨今得雪,
            贼子难再兴风浪。
            两军对阵泾河上,
            掀起雷声震山岗。
            天际狂风平地起,
            倾泻山洪浪潮狂。
            容贼子吸尽五湖三江水,
            怎敌过叔父神通四海扬。小  龙(念)何方大胆一狂徒,
            竟敢传书洞庭湖。
            惹动烽火平地起,
            杀得我走投竟无路。
            落荒奔逃恨腿短……
三  娘(念)叔父快来擒毒夫,擒毒夫!
小  龙(念)狗贱人!
            胆敢托人传书信,
            勾来你叔父钱塘君。
            今日狭路又相逢,
            谅你生还万不能!
第六场【拒婚】洞庭君(白)二弟,辛苦了!
龙  母(白)二大王,辛苦了!
钱塘君(白)我辛苦什么。
洞庭君(白)可曾伤害生灵?
钱塘君(白)只是杀了那孽畜小龙。
龙  母(白)三娘呢?
钱塘君(白)回来了!
三  娘(白)爹娘!
洞庭君(白)女儿!
龙  母(白)儿啦,快快谢过叔父。
三  娘(白)谢过叔父!
钱塘君(白)哎!此都是柳先生传书之功,我们应该准备拜谢于他才是。
三  娘(白)下书的柳先生还在宫中吗?
洞庭君(白)尚款留在明珠宫。
三  娘(白)如此,待女儿即刻前去梳洗,也可拜谢恩人。
洞庭君(白)所言甚是。
龙  母(白)儿啊,快随为娘进宫。
洞庭君(白)二弟,来。
(幕后合唱)公主还宫齐欢腾,
            悬挂晶球不夜灯,
            凝光殿上添光彩,
            盛筵恭请柳先生。
柳  毅(唱)今日鞭炮奏凯声,
            想必是泾水囚人回洞庭。
柳  毅(白)恭贺二位大王!
钱塘君(白)柳先生,你真不愧是个义士!
柳  毅(白)岂敢啊。
钱塘君(白)当之无愧!
柳  毅(白)过奖了!二大王今日灭了孽龙,救回公主,真是叱咤风云,英雄本色,令人敬佩!
钱塘君(白)哎呀呀,杀了几个小畜生,算得了什么!
洞庭君(白)柳先生,今日搭救我儿回宫,多亏柳先生仗义传书,特备薄酒,恭请先生畅饮几杯。
柳  毅(白)这就不敢!
钱塘君(白)理当如此!
洞庭君(白)内侍,摆筵!
二水族(白)参见二位大王!
洞庭君(白)二将上殿何事?
钱塘君(白)二将上殿何事?
二水族(白)此番二大王奏凯回宫,末将等愿奏钱塘君破阵之乐,以显大王神威。
钱塘君(白)大哥,此乐可奏得?
洞庭君(白)恩,柳先生,众将欲奏钱塘破阵之乐,若不嫌污耳,奏来请教如何?
柳  毅(白)想钱塘破阵之乐,定是壮志凌云,气贯长虹,小生愿洗耳恭听。
钱塘君(白)柳先生要听,快快奏来!
二水族(白)遵旨!
众水族(唱)恼恨孽龙忒残暴,
            义士涉险入湘涛。
            血书激起英雄怒,
            将士纷陈出师表。
            挥金戈,杀声高,
            举义旗,焰冲霄,
柳  毅(白)观此钱塘破阵之乐,想见二大王勇冠九州,气壮山河。小生听来亦觉精神焕发,意气飞扬。
钱塘君(白)先生过奖了。
洞庭君(白)金鼓之声,令人振奋,先生请饮一杯。
柳  毅(白)当请二大王干此一大杯。
钱塘君(白)好,同干一大杯!
柳  毅(白)请!
二宫女(白)启禀大王,我等愿奏贵主回宫乐,庆贺公主重归洞庭,愿二位大王与贵客一同赏听。
钱塘君(白)啊,大哥,想公主还宫,全仗先生传书之功,自应奏起此乐,奉敬先生。
柳  毅(白)岂敢。
洞庭君(白)不必过谦,你等速速奏来。
二宫女(白)遵旨!
众宫女(唱)喜看贵主回宫转,
            月影度心笑语传;
            齐赞公主贤淑性,
            凛然岂肯畏威权。
            传书义士笑开颜,
            宫中喜煞老椿萱,
            洞庭高唱回春曲,
            殿前漫舞庆团圆。
柳  毅(白)妙呀!
      (唱)碧云悠悠兮泾水东流,
            美人神伤兮雨泣花愁,
            尺书远达兮以解君忧,
            哀怨果雪兮雅章永奏。
钱塘君(白)如此说来,先生不可不醉。待我敬你一大杯!
柳  毅(白)小生无此海量。
钱塘君(白)但愿同醉!
柳  毅(白)多谢二大王!
洞庭君(白)内侍,抬出碧玉箱,呈上分水犀。
钱塘君(白)把我红珀盘中照夜玑,一并拿来。
洞庭君(白)蒙先生涉险传书,使我一家骨肉重聚,寡人无以为报,今奉薄礼,欲请先生笑纳。
柳  毅(白)区区微劳,不敢受此厚赐。
水族、宫女(白)我等齐感先生德高义厚,故献上绢彩珠璧,奉请先生收下。
柳  毅(白)越发受之有愧了。
洞庭君(白)柳先生,这些细小之物,尚不能报先生之恩于万一。怎说受之有愧?
柳  毅(白)大王,想救回公主,乃二大王与众位将士之功,小生不过传书带信而已,断不敢领受。
钱塘君(白)柳先生,想你路见不平,仗义传书,为人奔走,不顾跋山涉险,此等义举,人间罕见。我等救回公主,乃是常情,怎可同日而语?
洞庭君(白)礼物轻微,万望先生笑纳。
柳  毅(白)断不敢受,愿大王“爱人以德”。
洞庭君(白)这……
钱塘君(白)大哥,先生乃是正人君子,他说不收,一定是不收的了。
洞庭君(白)哎,二弟,想柳先生之恩非比寻常,哪有不谢之理?
锦  鳞(白)启禀大王,公主上殿,拜谢柳先生来了。
钱塘君(白)她来得正好,应该上殿多多拜谢柳先生。
洞庭君(白)二弟言之有理,即命公主上殿。
柳  毅(白)这如何当得?
三  娘(唱)手提着沥水湘裙上阶痕,
            熏风满面入殿门。
洞庭君(白)儿啊,快快上前拜谢柳先生。
三  娘(白)孩儿遵命!
      (唱)今日筵前会故人,
            难禁心头感激情。
            掩袂趋前施大礼,
            千拜万拜,难谢先生相救恩。
            水路上,风波恶,
            旱路上,程限紧,
            仆仆风尘千万里,
            仗义传书入洞庭。
            此恩此德比天高……
柳  毅(唱)患难相助分内情。
            形容憔枯牧羊奴,
            竟是丽质一嫦娥;
            往昔泪如泾河水,
            今日笑若朝霞露。
            公主呀,你好比……
三  娘(白)好比什么?
柳  毅(唱)好比……
            好比蛟龙困在泾河滩,
            今遂风云入江湖。
三  娘(白)先生啊,
      (唱)先生赐得风云便,
            才使我釜底游鱼免折磨。
            恩高义厚言难尽,
            先生哪,
            我唯将此情铭肺腑。
柳  毅(白)公主言重了。
三  娘(唱)深施一礼暂告退……
            这一阵心乱不知为何?
钱塘君(唱)见侄女言语之间别有情,
            百般爱戴柳先生;
            秀才也颇有情义,
            倒不如,把他两人配成婚。
钱塘君(白)对!我就来做上一次月老。大哥,我有一件事与你商量。
洞庭君(白)什么事啊?
钱塘君(白)你刚才看到了没有?
洞庭君(白)看到什么?
            呵呵。我想一定是两相情愿。二弟,你不要太鲁莽了。
钱塘君(白)知道。柳先生!
柳  毅(白)二大王!
钱塘君(白)请问先生今年贵庚几何?
柳  毅(白)虚度二十三春。
钱塘君(白)家里还有何人?
柳  毅(白)六旬老母。
钱塘君(白)还有何人?
柳  毅(白)并无他人。
钱塘君(白)哈哈哈哈。
柳  毅(白)二大王因何发笑?
钱塘君(白)啊,柳先生……
柳  毅(白)啊?
钱塘君(白)冲锋陷阵寻常事,提起此事口难张!
柳  毅(白)二大王何妨明言。
钱塘君(白)好,我就老实告诉你,我家有意把龙女三娘配婚于你。一来报答先生之恩,二来成全了我侄女的婚姻。你就在这水晶宫里,做一位逍遥的驸马。婚后将令堂大人接来,同享安乐。既不负你涉险传书,又免得你苦读应试。你说好是不好?
柳  毅(白)啊?
钱塘君(白)先生你答应了?
柳  毅(白)二大王,你此言差矣!想当初在那泾川岸边,偶遇令侄女掩面悲啼,我相问之下,才知她所嫁非人,受尽泾河父子的折磨。我柳毅激于义愤,涉险传书。今叨大王洪福,仗二大王神威,灭了孽龙,救回公主。那传书之事,何足轻重!你今许婚酬谢,我岂非施恩图报?更何况杀其夫夺其妻,岂是君子所为?
钱塘君(白)啊?
柳  毅(白)二大王,你,你你忒以小量我了!
      (唱)故才施恩仗义气,
            施恩图报岂礼仪?
            君子施恩非图报,
            把传书之事莫再提!
钱塘君(白)哎!
      (唱)你莫推礼仪故推辞,
            要知道此媒是我提!
            想俺是历尽古今五千载,
            纵横天下九万里!
            从来出言如山倒,
            有谁敢驳我面皮?
            今天脱口把婚许,
            不依也得要你依!
柳  毅(大笑)哈哈哈哈!
钱塘君(白)你为何发笑?
柳  毅(白)如若在波涛之中,由你兴风作浪!今日你身披衣冠,俨居王位,酒席筵前,宾主相待,只怕你使不得那野性!自古道,三军可以夺帅,匹夫不可夺志!
钱塘君(白)哎!
洞庭君(白)二弟,你太鲁莽了!
柳  毅(白)请二大王珍重。
洞庭君(白)二弟,还不上前赔罪!
钱塘君(白)惭愧呀,惭愧!
      (唱)先生不愧名柳毅,
            羞得我汗珠滚滚满脸洗。
            恕我酒后言冒犯……
柳  毅(唱)恕我拂了你美意!
洞庭君(白)柳先生,我二弟酒后狂言,务请海涵!
柳  毅(白)柳毅怎敢见怪!
钱塘君(白)柳先生,你真是个正人君子!
柳  毅(白)岂敢!
钱塘君(白)仁人义士!
柳  毅(白)算不得!
钱塘君(白)算得!
洞庭君(白)柳先生,还是开怀畅饮!
柳  毅(白)两位大王,小生酒已够了。不能再饮。如今公主业已回宫,意欲立即告辞。
钱塘君(白)你我意气相投,怎忍分别。就请先生再住几天,也好畅谈畅谈。
柳  毅(白)实因离家日久,老母在堂悬念,不得不走。
洞庭君(白)先生以令堂为念,寡人不敢强留,明日当送柳先生启程。
钱塘君(白)大哥说的是,就请先生再留一宿,畅谈通宵,明日送先生登程。
柳  毅(白)怎敢劳驾。
钱塘君(白)理该如此!请至明珠宫促膝谈心。
洞庭君(白)先生请!第七场【惜别】柳  毅(白)来此已是龙宫之外,即请大王留步!
洞庭君(白)理当再送一程!
柳  毅(白)不敢再劳远送了!
钱塘君(白)大哥,先生既是再三谦让,就请兄嫂回去,待俺再送一程!
洞庭君(白)内侍,看酒过来!
      (唱)先生恩情感不尽,
            一杯水酒表寸心。
龙  母(唱)连累令堂久悬望,
            敬祝你一路平安抵淮阴!
洞庭君(唱)恕不远送遵指令,
柳  毅(唱)感谢一片款待情!
      (白)即请二大王也留步吧!
钱塘君(白)俺奉大哥之命,理该再送一程,以表敬意!
柳  毅(白)不敢再劳远送!
钱塘君(白)先生!
      (唱)挽手缓步向水面进!
锦  鳞(白)慢走,公主来了!
钱塘君(唱)三娘匆匆来送行!
柳  毅(白)公主来了!怎敢烦劳公主亲来相送!
三  娘(唱)自应相送到湖边,
            君莫谦逊念我真诚。
柳  毅(白)实是不敢!即请二大王与公主回宫去吧。
钱塘君(白)先生!
      (唱)一朝相逢成知交,
            深慕先生德才高。
            与尔分别情难舍,
            但愿相逢期不遥!
柳  毅(白)二大王肝胆照人,小生正愿朝夕相伴以畅胸怀,实是离家日久,老母悬念,不得不归,但愿后会有期,请二大王留步!
钱塘君(白)先生,本应送出海面,如今我侄女来了,就叫她代我兄弟再送一程,且莫推让才好,但愿后会有期!
柳  毅(白)后会有期!真叫小生盛情难却!
(幕后合唱)重逢欣喜别时愁,
            欲留君子又难留。
柳  毅(唱)潇湘春早无限暖,
            怎奈归心不我留。
三  娘(唱)情似湘水不断流,
            几番欲语尚在喉。
            纳下四海三江闷,
            离情似酒浓于酒。
            不觉已抵珊瑚岛,
锦  鳞(白)先生,这就是珊瑚岛养螺亭,可要观赏一下?
柳  毅(白)这个......
三  娘(唱)恐先生归心似箭无暇游。
柳  毅(白)观赏一番也好,公主请!公主,你看这些男女规规矩矩在此作甚呐?
三  娘(白)这是龙宫养螺之人!
柳  毅(白)养螺何用啊?
锦  鳞(白)先生!
      (唱)此螺滋味称佳肴,
            男女吃了生爱苗,
            千年万载不相离,
            恩恩爱爱似漆胶。
柳  毅(唱)龙宫有此养螺亭,
            难怪龙女更多情。
            行来只见碧波如镜,
三  娘(唱)来到了织绢池畔情更深!
柳  毅(白)公主,你看这些男女因何在此珠泪盈盈啊?
三  娘(白)这些男女乃是鲛人,他等善哭,故而珠泪盈盈,泪落水中便成明珠。
柳  毅(白)他们手中捧的何物,在此作甚啊?
三  娘(白)他等在鲛绡池织锦,手上捧的就是织成的鲛绡被。
柳  毅(白)哦,此被有何贵处呢?
锦  鳞(白)柳先生,你问此被有何贵处?
柳  毅(白)是想请教!
锦  鳞(白)公主不必启齿,容我相告!
柳  毅(白)请道其详!
锦  鳞(唱)鲛绡被鸳鸯锦,
            夏盖清凉寒盖温,
            若盖此被同一宵,
            夫妻万世不离分!
柳  毅(唱)养螺亭织绢池,深情蜜意。
            观赏间倒叫我,神恋心迷。
锦  鳞(白)公主,已到芦荻洲了!
三  娘(唱)来到了芦荻洲就要分离!
      (白)先生,此处芦荻洲乃是人凡相隔之地,恕我不能远送了!
柳  毅(白)多谢公主盛意,请公主回宫去吧,小生我告辞了!
三  娘(唱)芦荻洲前香扑鼻!
柳  毅(白)好香啊!
      (唱)阵阵浓香世间稀!
三  娘(白)先生,你可识此花?
柳  毅(白)这里既是芦荻洲,这定是芦荻花了。
三  娘(白)此处并非芦荻洲,此花也非芦荻花。
柳  毅(白)这叫什么花呀?
龙三娘(白)这叫相思草!
柳  毅(白)此岸呢?
三  娘(白)名为相思岸!
柳  毅(唱)莫不是她有意以此比喻?
三  娘(唱)湘涛难洗情意痴,
            赠君一枝寄相思!
柳  毅(唱)相思岸相思草,
            仙凡从此路迢迢,
            心似芳草连天醉......
      (白)公主,小生告辞了!
三  娘(白)先生!一路珍重!
柳  毅(白)哎呀,我倒忘怀了!
      (唱)原物还向主人交。
三  娘(唱)身受君恩无以报,
            赠此金钗寸心表。
柳  毅(白)小生拜领!
      (唱)深领公主真挚情,
            更使儒生爱此宝,
            多承远送辞别去!
三  娘(白)先生!
      (唱)敢讨一物慰寂寥。
柳  毅(白)理应如此!
      (唱)忙将玉佩轻奉上。
三  娘(唱)玉佩霞光把我照!
            赠金钗授玉佩,
            非为礼尚还报,
            但它们却系住了
            你我的万里神交!
柳  毅(唱)似这等多情女何曾遇到?
            倒将我铁石心紧紧系牢!
锦  鳞(白)公主啊,日升湖面,海燕飞鸣,还是让先生早早启程吧!
柳  毅(白)请公主回宫去吧,小生我告辞了!
三  娘(白)愿君子他日路过洞庭,再击金橙相见!
柳  毅(白)但愿有此一日!
三  娘(唱)从此引颈望淮阴,
            云山重重欲断魂,
锦  鳞(白)公主,柳先生去远了,我们回宫去吧!
三  娘(唱)无限相思都成梦,
            但愿梦境能成真。第八场【见母】柳  毅(唱)刚离洞庭返淮阴,
            行来已是家门首。
      (白)母亲,母亲。
柳  母(白)是谁呀?
柳  毅(唱)是孩儿柳毅转家门。柳  母(白)儿啦,前日正有一媒婆前来提亲。她言道有一范阳卢氏,新近迁到淮上,愿与我家联姻。为娘明日就为我儿将这门亲事定下了。
柳  毅(白)母亲,孩儿年纪还轻。
柳  母(白)哎,年纪还轻什么?已是二十三岁的人了。一来为我儿成其家室,二来了却为娘一桩心事。
柳  毅(白)啊,母亲,孩儿功名未就,何必忙于娶妻?此事不提也罢。
柳  母(白)儿啦!
      (唱)为娘年已近六旬,
            娇儿又常出远门,
            自应早将妻室娶,
            好待明年抱孙孙。
柳  毅(唱)孩儿理该遵母命,
            早娶贤妇孝娘亲。
            怎奈婚姻乃是终身事,
            望娘你从长再议论。
柳  母(唱)听说媒婆同娘讲,
            卢氏女是知书达礼贤惠人。
            我儿一定能合意,
            为娘自然也称心。
柳  毅(唱)媒妁之言难轻信,
            望娘三思而后行。
柳  母(白)哎,这事用不着你多理,待为娘进去烧饭你用,儿啊,快随为娘进来!
柳  毅(白)母亲啊母亲,你怎知道儿的心事啊?
      (唱)对三娘,我何曾半刻相忘,
            宴前语,别时言,情意深长。
            我岂是,不遵从,母亲之命。
            怎奈是,点点情,洒在湘江。(幕后合唱)娘亲逼迫强成婚,第九场【洞房】  (幕后白)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同拜,送入洞房。
柳  毅(白)想我柳毅,自与那龙女三娘别后,哪有心情聘娶妻室,怎奈母亲强行作主,娶了这范阳卢氏之女。
      (唱)人逢喜事精神爽,
            我入洞房愁断肠。
            遥呼三娘千百遍,
            恰似卢氏在身旁。
            此生已难重相见,
            神凡相隔各一方。
            三娘啊,愿你湖上自保重,
            我唯有,晨昏对窗暗思量。
柳  毅(白)唉。
三  娘(白)啊,柳郎。今日乃是良宵吉期,你为何叹息不语。
柳  毅(白)你要我说些什么啊?
三  娘(白)难道这婚事不遂你意么?
柳  毅(白)本来就是母命难违呀。
三  娘(白)如此说来,你是早有意中人了?
柳  毅(白)这,这也很难说。
三  娘(白)爹娘,你害了女儿的终身了。
柳  毅(白)小姐,我柳毅决不亏待于你也就是了啊。
三  娘(唱)他那里,静立窗前望湘江,
            对窗暗暗唤三娘。
            谅他难解神仙计,
            唉——
柳  毅(唱)却为何,卢氏面貌像三娘?
      (白)请问小姐,你可是范阳卢氏啊?
三  娘(白)正是。
柳  毅(白)这就奇了。
三  娘(白)本来是奇呀。
      (唱)你对面犹疑是妄想,
            贵人善把旧事忘。
柳  毅(白)你……你莫非就是那龙女三娘么?哎呀,三娘。这,这莫非是在做梦吗?
三  娘(唱)三娘在泾河牧群羊,
            承你传书救还乡。
            相思岸边情难舍,
            别后朝夕念柳郎。
柳  毅(白)那你又如何会变作了范阳卢氏呢?
三  娘(唱)我为郎君憔悴样,
            双亲为我挂愁肠。
            怕的是,人间
            因此我乔装卢氏到淮上。
            二叔央媒巧说合,
            得遂心愿嫁柳郎。
柳  毅(白)哈哈,妙啊!
      (唱)适才我还苦思量,
            谁知道卢氏是三娘。
三  娘(白)柳郎,我要问一你句话,
柳  毅(白)请讲。
三  娘(白)想当初,你我在泾河相遇,你言道,他日相逢请勿回避,此话你是有意无意?
柳  毅(白)当初与你初遇,面不相识,不过抱一时不平,为你传书送信,我是说了一句无意之言啊。
三  娘(白)哎呀,那是我错会你意了。
柳  毅(白)哎呀娘子,你错会得好啊,要不是娘子当初错会此意,你我焉有今日?
三  娘(白)如此说来,你是无意于我。
柳  毅(白)啊呀,娘子,当初相送之时,你是一片真情,我岂无动于衷?你看,我还藏着你赠给我的金钗呢。
三  娘(白)我还有你的玉佩呢。
柳  毅(唱)金钗玉佩似鸳鸯,
三  娘(唱)比翼双飞情意长。
柳  毅(唱)仙凡从此成眷属,
三  娘(唱)卢氏今日认新郎。
柳  毅(白)哪一个是卢氏啊?
三  娘(白)我就是。
柳  毅(白)你是三娘。
三  娘(唱)三娘就是卢氏女,
柳  毅(唱)我不爱卢氏爱三娘。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3-1-28 10:50 |显示全部帖子
谢谢上传!


发表回复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你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上传附件及转载文章时请注意辨别是否存在版权问题,以免引发法律纠纷,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服务,不承担网友因个人引发的法律纠纷而带来的相关责任。
回顶部